临沧123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社区广播台

查看: 606|回复: 0

[原创文学] 传递正能量,小广告猖獗,逼小生出手!《天与地》小说章选 第五章 不练剑了才最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31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世界H末日 于 2018-7-31 10:13 编辑




       日暮西山,霞光万缕照射在这九龙山大灾之年的荒芜下,犹如仙人一剑斩凡间,剑罡所至尽是荒凉而又无比凄美之景。

       这九龙山间颇有仙气的奇景自古便受文人雅士所推崇,百年之间稳坐天下奇景五甲之首,说来也是讽刺,这大灾之下的景色都让仙山之中修道百年的老道们叹为观止,真是百年难得一见!

       而这悟道峰便是最受文人骚客们青睐的观景圣地,仙山之巅,四方奇景尽收眼底,还有那百年前一剑一人下仙山的仙人飞剑石壁所刻诗句,此情此景下,文人骚客们胸中豪迈之情澎湃,什么诗词歌赋都将是信手沾来。 那时,魏雪缘便会静静坐在仙石上,听文人骚客们说那最风流的诗词,说那江南最美的人儿,说那北魏风沙中最烈的老酒。

       先前还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常的一善道因这官员们一走,着实寂寥了许多,曾几何时这一善道也曾是这般热闹非凡,来往香客络绎不绝,可如今这年景,连魏雪缘那坐着听别人说那四海的乐趣都一去不复返了,悟道峰仙石上托腮远眺的魏雪缘心中不免伤春悲秋。

       一袭白衣小道姑袅袅婷婷来到魏雪缘身边,不曾叨扰,只是静静坐在魏雪缘身边,学着身旁的青年托腮远眺,晚霞的余晖映在小道姑豆蔻之年的面庞上,格外秀气美丽。

       良久,豆蔻之年的小道姑幽幽道:“小师叔,我想吃糖葫芦了。”

       往常魏雪缘都会毫不犹豫的爽快答应带她到山下集市里吃个够,可如今怀里只有几个薄铜板的魏雪缘挠头笑道:“师叔也好久没吃叫花鸡了。”

       见小师叔魏雪缘一副穷酸样,似乎把他倒过来都摔不出几个铜板来,小道姑叹了口气,一脸幽怨,这世上千百愁,最愁还是嘴上犯了馋。

       穷得叮当响的魏雪缘似乎不忍心这名只小自己几岁却要称自己为师叔的小道姑变成愁姑娘,打了个响指道:“要不明日将你师傅的诗词拿到山下一卖,冰糖葫芦管够,一串不够就一百串!”

       见魏雪缘一脸笑意的小道姑花容失色,忙摆手道:“可不好!若是被师傅知道了,人家又要挨板子了!”

       上一次因为嘴馋挨板子,小道姑记得还没过多久呢,虽然师傅魏舒阳的墨宝是很受山下的夫子们追捧,能换不少银两,那冰糖葫芦自然是管够,可若是被师傅发现了,少不了被罚面壁思过或是手心挨板子,那可就大不划算了,可不能又被小师叔给忽悠了,看上去秀气单纯的小道姑吃一堑长一智的悟性还是有的。

       魏雪缘吞了吞口水,满不在乎道:“你师傅的诗词墨宝山下的读书人都说好,可师叔看来却有些好高骛远,都不及咱们祖师太玄真人留存世间的半首!”

       小道姑惊讶的望向那数十丈的石壁上,轻声道:“剑霞万丈破云霄,我欲持剑上天门?”

       魏雪缘点头道:“咱们师祖可是敢作敢为之人,天底下那些只知道舞文弄墨的酸文人可是比不了,整天夸口空谈,究竟为这天下做了几件实在事啊?远的暂且不说,就说你师傅那首连江南大学宫都多有点评的《飞剑问道》,什么仙人问不平,一笑一飞剑!这满腔的情怀究竟平了这世间几件不平事啊?”

       见小道姑眨巴着大眼,一脸惊讶的表情,魏雪缘笑道:“所以啊,师叔觉得你师傅那些诗词以及堆在那蒙上一层灰,到不如实在的给咱们胭脂换上一百串糖葫芦!”

       小道姑虽然不懂什么大道理,可太师祖百年前一人一剑下仙山与大周太祖皇帝一同开创这近三百年清平盛世的故事可是烂熟于耳,于是这名叫魏胭脂的小道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慌忙摇了摇头。

       险些又被忽悠的魏胭脂嘟囔道:“师傅可不是夸口空谈,师傅说过此生不求成仙之道,只求这天下太平之道!如我所见,师傅确实在做,整日呕心著学,不就是为了他老人家心中之道!”

       心中不平嘴上却怯生生的魏胭脂见小师叔魏雪缘想要说什么,不知哪来的勇气,不给魏雪缘出口的机会理直气壮大声道:“可小师叔你呢?众人口中有望剑道大成的你,为何却弃之不顾了?”

       小道姑魏胭脂才说完,心中便有些后悔,眸中泪光闪动,生平第一次如此顶撞小师叔,却是不知为了那般,她只记得无家可归的自己从来到这仙门,便由这和蔼可亲的小师叔带着认识了众师兄弟时自己心中感到的温暖,记得见束起冠发的小师叔初握三尺青锋时那滑稽模样自己心中感到的欢乐,记得小师叔剑意层层递进直至生出剑罡来时自己心中感到的欣喜,记得小师叔剑罡破开云雾那日将一串冰糖葫芦递到自己手中时感到的幸福,或许那日起她的心中便有了自己的道。

       人间有一道便是白首不相离,因为喜欢所以在意!

       不知如何作答的魏雪缘眼神茫然,双手插袖转身望向那飞剑刻字三百年的石壁,石壁上以剑做笔,剑下走龙蛇,每一剑每一笔都蕴含无穷剑意,寻常人观之是洋洋洒洒十四字豪言壮语,而魏雪缘观之,十四字如虎卧龙跳般的一百零七次笔画,每一笔每一画皆是无上剑招。

       “为何却弃之不顾了?”

       立志要像游侠儿一样仗剑天下的魏雪缘心中也没有答案,从握剑那日起便临摹这一百零七次笔画走势而悟出其中的剑意后,剑道之途是层层递进从未有过阻碍,却是何时有了这弃剑之心?是从师兄口中得知延绵数千里的中原之地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之时起?还是从那吟诗作对的风流香客口中得知这白花花的赈灾之粮到了灾民口中只剩下一碗糟糠之粥时起?管不了天下不平事,杀不尽天下狗官的魏雪缘此时心中大乱。

       青年幽幽望向石壁那柄入石七分的利剑,霍然间利剑犹如苏醒一般,剑身颤动不止,悟道峰上起涟漪,层层叠叠。剑心已毁的青年轻叹一口气,不再望那柄唤作飞景的宝剑,宝剑随即失了魂魄一般气势一落千丈,颤鸣渐渐微弱直至停止。

       愁眉苦脸的魏雪缘一屁股坐在仙石上,喃喃道:“或许师叔连夸口空谈的文人都不及呐。。。。”

       小道姑魏胭脂此时不知说什么好,刚才的一番言语也是一时情急之下才出口,在她眼里小师叔若是剑道天下无敌才不好,这人啊,一旦出类拔萃便要有所担当,就如当年太师祖一般,自觉身无长处的小道姑怕到时候真的连见上小师叔一面都难了。

       小道姑魏胭脂甜甜一笑心想:“不练剑了才最好!”

       活泼的性格注定魏胭脂是善解人意之人,她扯了扯魏雪缘衣袖,指着远方开心道:“小师叔,来年若是下雨了,我要在那种上大片山楂树,树下养好多鸡,到时候你为我做糖葫芦,我为你做叫花鸡!”

       魏雪缘微微一笑。

       什么江南最美的人儿?不及这山间的一朵小花儿!






你也试试发帖和回帖吧,哈哈,不会怀孕的!一起把咱们的123热闹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